深流

纸墨印苍生
红颜总会憔悴,终究要泪眼相对
cocer已退圈/语c已退圈/明信片/填词/橡皮章/占卜/全职高手/盗墓笔记/LGBT群体平权/泛性恋/龙族/九州/神坑写手/BDSM/克苏鲁/TRPG/重度阅读症患者/辩论/古典乐/话剧/HIFI观望中/电影/编剧/洋酒/绘画艺术/哲学/古筝/写字/国画再拾起/古文爱好者/茶艺/汉服/jk制服/lolita

hana

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促使我写这些东西,一开始是想写小说的,用几个故事反映现在LGBT群体的一些状态,也是划算又方便的事情。但是总觉得,还是讲一讲我见过的,还有心里细微的感悟吧。

前几天去咨询心理老师,老师说我几乎不跟他表达我的感受,让他挺无奈的。我好像确实不会跟人面对面的剖析自己,告诉什么人我的感受,说我很难受或是怎样。通常就是在一些文字里,说一些不知所云的话了。

闲话不叙,第一个要讲的是L,Lesbians。说实话,现实生活里我跟les接触的很少,大多都是网上聊一聊。第一个姑娘正在上高三,即将高考。她是T,留着短发,面容是很帅气的,光影打在她的脸上恰到好处,穿衣打扮也是中性的风格。我们圈子的交集却不是女同,而是BD(敏感词)S(敏感词)M。她妈妈对她是很好的,不愁吃穿,也有人爱着。也因此,成长为了一个温柔的人,会笑着说好嘛好嘛,一本正经的称呼我为老师。高三前她和一个北大的姑娘恋爱了,见过面,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在网上交流,被她妈妈发现后,单方面断了联系。过了几周,北大的小姐姐也很聪明的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一封长信,安慰了这个大受打击的小姑娘。信里的遣词造句温温柔柔,最后跟她说抱歉呀,耽误你学习了,你要努力哦。

她后来还是喜欢上了一个女神一般的女孩,被颐气指使也毫无怨言。她的学生时代还未结束,但是背后始终有人支撑,也说不上是艰辛了。

另一个姑娘,在山村支教,每天在一群孩子之间忙碌奔波,想抽一支烟都要偷偷摸摸绕很远的路,生怕她的孩子们看到。她总是在群里叫来叫去,好饿好饿啊刚批完卷子累死了,山沟沟里没有外卖,然后绘声绘色的报菜名。我见她的时候,她像个树袋熊一样扑上来,挂在我身上,拉着我的手甩啊甩。她的性格十分跳脱——或者也可以叫疯,我们相处的短暂三天里,她拉着我舌吻了不下五次。少女的嘴唇始终是柔软的,有一些芬芳的味道,清清淡淡。她的父母对她,应该叫放任自流了吧。我想起她端着一杯酒,指节之间还夹着烟。

这就是我认识的两个姑娘,她们安安静静的喜欢着某个人,或是接着浪荡。

============================================

请配合http://music.163.com/song?id=2870985&userid=506847133食用。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