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流

纸墨印苍生
红颜总会憔悴,终究要泪眼相对
cocer已退圈/明信片/填词/语c已退圈/章er/全职半神隐/耽美老透明/龙族/九州/神坑写手/女S/DOM/克苏鲁/TRPG/重度阅读症患者/古典乐/话剧/HIFI观望中/电影新入门/洋酒/绘画艺术/哲学/古筝/写字/国画再拾起/古文爱好者/茶艺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意识到自己是个泛性恋者是不久前的事,第一个喜欢的人就是mtf。对我而言,一脚迈进一个少数群体中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多多少少感到有些奇妙。我再没有认识的泛性恋者,也许对普通人来说,喜欢一个性别不明的人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不知道在外在的外表下,TA的内里是一个男性或是女性,或者什么都不是。我们常说爱一个人爱的是灵魂,但是真正的灵魂出现的时候——也许性别与外表相反,也许一致,也许不明——却也有不少人退缩。

喜欢和爱很私人,真正能对此置喙的只有自己,但是通常社会代行其职。试想一下,如果我某一天告诉父母我喜欢一个人妖(不这么说也许他们不会明白),得到的一定不是宽容与谅解,而是大发雷霆。因为,我怎么能喜欢一个畸形的人呢?在社会上,脸面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不管是恋爱还是结婚,背后一定有人会指指点点,变态这个词是逃不脱的。

更多的话,留在明天的transgender里说吧。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