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流

纸墨印苍生
红颜总会憔悴,终究要泪眼相对
cocer已退圈/明信片/填词/语c已退圈/章er/全职半神隐/耽美老透明/龙族/九州/神坑写手/女S/DOM/克苏鲁/TRPG/重度阅读症患者/古典乐/话剧/HIFI观望中/电影新入门/洋酒/绘画艺术/哲学/古筝/写字/国画再拾起/古文爱好者/茶艺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张枣《镜中》

 

这是个令我五味杂陈的话题。虽然了解过LGBT是怎样一个群体,但是当时的侧重点是gays和lesbians,而真正注意到transgenders只是前不久的事。前不久分手的sub就是trans,一个mtf(male to female)。也是因为惊觉喜欢她,才发现自己是bisexuals的一员。

去了解过这个群体之后有很多难言的东西。比如ftm更容易融入社会,而mtf大多要遭受很多不解的目光。男性吃雌性激素被称为吃药或吃糖,之后有人选择做手术变为真正的“女性”(子宫、卵巢等的不可复制性导致即使做了手术也是残缺的女性),也有人不去迈出这一步,只是药娘,或是断药。因此,抑郁症之类的精神疾病常伴她们。

很多语言在面多少数群体时都变得苍白无力,每个人都是“人”的一分子,但是是他人将她们分别出来,还是她们自己将自己分别出来,再说谁将她们排挤出正常人的群体呢?

无能为力。

只希望今后再不会碰到这一类人,因为悲欢只是自己的东西,人生而不易,每个人活着都用尽全力,没有谁有能力拯救别人的过去与未来。

这话只是说给我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