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流

纸墨印苍生
红颜总会憔悴,终究要泪眼相对
cocer已退圈/语c已退圈/明信片/填词/橡皮章/占卜/全职高手/盗墓笔记/LGBT群体平权/泛性恋/龙族/九州/神坑写手/BDSM/克苏鲁/TRPG/重度阅读症患者/辩论/古典乐/话剧/HIFI观望中/电影/编剧/洋酒/绘画艺术/哲学/古筝/写字/国画再拾起/古文爱好者/茶艺/汉服/jk制服/lolita

向阳,向阳

上完课路过农场,田里的向日葵已经开了。

我还没有去看过,只是远远地看到了乌黑的花盘,金色的闪耀的花瓣。

说到向日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梵高。不是因为什么他如雷贯耳的原因,只是因为被他的画所吸引。那样浓烈的情感,用厚厚的笔触在布料上勾勒出美丽的色彩。

“我的心里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梵高在等待高更的时刻里画了很多的自画像,画了十四副向日葵,但是他的热情,他熊熊燃烧的热情,让高更感到......害怕?总之,他逃走了。梵高冷静的割下了自己的耳朵,血流不止。他包扎起来,接着画他的自画像。

那个活了一百多岁的女人,梵高的邻居,世界上最后一个见过梵高的人,她说你们为什么说他伟大?他就是个疯子!

可是这样也会在他的《星空》前落下泪来。

我已经这样努力的生长过了啊。

我在给自己的kindle挑外壳的时候看到了三个,《麦田里的乌鸦》,《向日葵》,《花瓶里的紫苑与剑兰》。我最终买了《花瓶里的紫苑与剑兰》,花团锦簇,多么美。

一直这么美。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