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流

纸墨印苍生
红颜总会憔悴,终究要泪眼相对
cocer已退圈/明信片/填词/语c已退圈/章er/全职半神隐/耽美老透明/龙族/九州/神坑写手/女S/DOM/克苏鲁/TRPG/重度阅读症患者/古典乐/话剧/HIFI观望中/电影新入门/洋酒/绘画艺术/哲学/古筝/写字/国画再拾起/古文爱好者/茶艺

我也有生的权利

周末和妈妈例行公事视频。老师说你要和他们常联系,站到孩子的位置上,慢慢的缓和你们的关系,会对现状有所改善。

我们调笑,吐槽各自的生活和工作,恍惚间我也会觉得,好像我们过去的那些龃龉和不快都不存在过了一样。她说回来你就天天做饭干家务,老师说和父母有的架该吵要吵,我向来再不情愿再生气,也只会哦一声,终于鼓起勇气告诉她,我讨厌做饭。沉默过后她妥协了,不想做就不做吧。我感觉好像是这么久以来终于有一次的胜利,却不知道是战胜了谁或是什么。曾经朋友给我发了一篇科普的文章,关键词“People Pleaser”,我是个讨好者,总是不停的取悦别人。

总是被人评价“你人真好”,别人的事情永远是最重要的,我会为了朋友拜托的一件事晚睡好几个小时,工作永远第一个完成,会担心别人觉得我做的不够好。这都是习惯的事情。讨好者的特质有很多,擅长察觉别人的感受,对人群的氛围非常敏感,不会公开表达自己的愤怒,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学不会拒绝,总是觉得自己的事情给别人添麻烦,乐于助人。好像这都是美好的品质,吃苦耐劳,坚韧不拔,只是我们学不会自私,能讨好所有人,只是不能讨好自己。

我是最可靠的朋友,最体贴的伴侣,最尽职尽责的员工,最善解人意的同学。

但是我看不到“我”。我的QQ昵称之一是“ego”,英语词典里的解释是“自我、自负”,弗洛伊德将它称为“本我”,可是即使我不断告诫自己要自私,也找不到自私的途径和理由。只有外部的赞扬和认可能让我感到自己的价值被肯定,但是我真的配得上这样的赞扬吗?我总是不够好。所以我甚至不接受。

从讨好父母的小孩到一个讨好所有人的成年人,为他人牺牲自己已经成为了习惯。那篇文章上说,人生这么短,与其做一个辛辛苦苦的“好人”,不如做一回真实的自己。

在上一个周末的视频里,我说我高三时期的失眠和压力并非来自高考,只是家里反反复复的那样一件事而已。她说,你难道不会当做它没发生过?你就不会不去管?

哪怕是想起她这么说,我还是满心的愤懑无处发泄,咬牙切齿不知如何言语。那几乎是我噩梦一般的日子,那一年里我只记得几件重要的负面的事情,其他的记忆一并随时间飞速模糊,变成光怪陆离的幻景,只记得离高考不远的某一个早上班主任叫我出去谈心,问了我周末有没有看书。我怀着绝望和一点可以从这个女人身上得到一点安慰的浅淡的希冀,我告诉她没有,她严厉的指责我作为一个即将高考的人为什么不看书。我那时还在前一天的梦魇中,含着泪一字一句告诉她我为什么不把心放在学习上。她轻轻地说,我以前教过一个初中的孩子,她的家长也是天天打架,但是她不管,只是好好学习尽快离开他们。

那天阳光很好,在我的眼眶里汪着的都是辉煌的金色。就是这样的一个寡淡的画面囊括了我一整年的难过和痛苦,最后在一句当做没发生过里融化。

我自私到不能为她着想,把压力和焦虑的过错推到她身上。

我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牺牲自我,无私奉献。

但是明明人活着,本来不该是这样子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