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流

纸墨印苍生
红颜总会憔悴,终究要泪眼相对
cocer已退圈/明信片/填词/语c已退圈/章er/全职半神隐/耽美老透明/龙族/九州/神坑写手/女S/DOM/克苏鲁/TRPG/重度阅读症患者/古典乐/话剧/HIFI观望中/电影新入门/洋酒/绘画艺术/哲学/古筝/写字/国画再拾起/古文爱好者/茶艺

她说.1

“真好啊,可是这么美好的爱情,不是属于我的。”

一觉醒来已经十点多了,她揉了揉眼睛,侧过头舔了舔牙齿,安静的听躺在怀里的人响亮的呼噜声。
她最讨厌的两件事,抽烟和打呼噜,来自于父亲的不良行为,没想到为了这个人她竟然都忍了。
她端详着这张脸。圆润的脸庞,下巴上有一些不干净的胡茬,乱糟糟的眉毛,睫毛很短。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说不上英气,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又太有棱角。
长相其实不是什么问题,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惊人的美貌与帅气,各自掩藏着缺点。
她也不知道这份女人的圆润和柔美是与生俱来的,还是作为一个trans,一个mtf,通过吃“糖”得到的。
昨天晚上第一次见面,她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来酒店,很小心的把一束花放在行李箱上,用手护住,到站之后跳下来,把那束花举到眼前。
齐耳的紫色假发,黑框小圆眼镜,她看不见镜片后的眼神,花束被拿走,她落入一个宽厚的拥抱里,带着脂粉和烟草混合的香气,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和唇印。
这是初见。
她摸了摸摘下假发后原本卷卷的黑色乱发,动作很轻,放在枕边的手机亮起了屏幕,不是她的,锁屏是很有名的一张条漫,两个姑娘从孩提时期走向老年,中途也曾穿上婚纱手捧鲜花,笑的无忧无虑。
多么美好的爱情。
她突然从刚睡醒的混沌中大脑一片清明。
是啊,那是个有女朋友的人。

《她说》——写在之前

开新坑,时隔n年的新坑=。=因为关注了很久,想写一个有关LGBT平权的故事,更多侧重点是跨性别者吧。
无限延长更新时间。
有一些我自己的事情会写进去。

文段:
深夜的城市只有路灯的光亮,一切都寂静无声,人们在酣睡,梦里也只有明天的柴米油盐。
她站在楼顶,看着下方浓郁的黑暗和一点光明,就像她人生里的不如意和爱。
手机有一瞬间停止了振动,随振动停止的是最后一条消息:你快说话……
没有人再给她发信息了。
她向前走了一步。夜里安静凉爽的空气抚摸过皮肤,轻柔到微醺,她突然不再害怕未知的死亡,只是有点难过家里还有一瓶没喝完的野格。
手机又一次振动,这回是电话响了。
她蹲在楼顶上无声地嚎啕大哭……终于她确定这爱像是那束光一样永不熄灭了。

静水

今天听讲座,老师用一个综艺节目举例子,你最想对小时候的自己说什么?
回答有四个,多谈几次恋爱,快让爸妈买房,对不起没能成为你想要的样子,别急着长大长大不好玩。
不管是现场的一百多人还是综艺节目调查的上千人,选择的答案占比最多的都是:“对不起没能成为你想要的样子。”
我想要的样子是什么?回想一下好像我从来没对自己有过什么期许,成为现在这样的我已经足够满意。我的三观完整,建立健全,有自己的价值观念,读过了很多的书,有一技之长,没有经历过天灾人祸,还有光明的未来。
但是总是有的人是不满意的。我没有耀眼的相貌,没有出众的才艺,没有傲人的成绩,没有伶俐的口齿,没有精明的头脑。所以我感到抱歉的对象不是我。
如果真的能回到小时候,很可能更想说一句……你受委屈了。
真的很委屈很委屈啊,现在眼泪还在难过的流。我听那么多人跟我说负能量的话,明明很困了还要安慰别人到很晚很晚,几乎没有人能听进去劝告,付出多少也只有一句轻飘飘的谢谢。
还有更多的人觉得这个人真是善良,简直是个傻逼。
只是想有个人能懂我的委屈,和藏在静水下的流深。

我也有生的权利

周末和妈妈例行公事视频。老师说你要和他们常联系,站到孩子的位置上,慢慢的缓和你们的关系,会对现状有所改善。

我们调笑,吐槽各自的生活和工作,恍惚间我也会觉得,好像我们过去的那些龃龉和不快都不存在过了一样。她说回来你就天天做饭干家务,老师说和父母有的架该吵要吵,我向来再不情愿再生气,也只会哦一声,终于鼓起勇气告诉她,我讨厌做饭。沉默过后她妥协了,不想做就不做吧。我感觉好像是这么久以来终于有一次的胜利,却不知道是战胜了谁或是什么。曾经朋友给我发了一篇科普的文章,关键词“People Pleaser”,我是个讨好者,总是不停的取悦别人。

总是被人评价“你人真好”,别人的事情永远是最重要的,我会为了朋友拜托的一件事晚睡好几个小时,工作永远第一个完成,会担心别人觉得我做的不够好。这都是习惯的事情。讨好者的特质有很多,擅长察觉别人的感受,对人群的氛围非常敏感,不会公开表达自己的愤怒,宣泄自己的负面情绪,学不会拒绝,总是觉得自己的事情给别人添麻烦,乐于助人。好像这都是美好的品质,吃苦耐劳,坚韧不拔,只是我们学不会自私,能讨好所有人,只是不能讨好自己。

我是最可靠的朋友,最体贴的伴侣,最尽职尽责的员工,最善解人意的同学。

但是我看不到“我”。我的QQ昵称之一是“ego”,英语词典里的解释是“自我、自负”,弗洛伊德将它称为“本我”,可是即使我不断告诫自己要自私,也找不到自私的途径和理由。只有外部的赞扬和认可能让我感到自己的价值被肯定,但是我真的配得上这样的赞扬吗?我总是不够好。所以我甚至不接受。

从讨好父母的小孩到一个讨好所有人的成年人,为他人牺牲自己已经成为了习惯。那篇文章上说,人生这么短,与其做一个辛辛苦苦的“好人”,不如做一回真实的自己。

在上一个周末的视频里,我说我高三时期的失眠和压力并非来自高考,只是家里反反复复的那样一件事而已。她说,你难道不会当做它没发生过?你就不会不去管?

哪怕是想起她这么说,我还是满心的愤懑无处发泄,咬牙切齿不知如何言语。那几乎是我噩梦一般的日子,那一年里我只记得几件重要的负面的事情,其他的记忆一并随时间飞速模糊,变成光怪陆离的幻景,只记得离高考不远的某一个早上班主任叫我出去谈心,问了我周末有没有看书。我怀着绝望和一点可以从这个女人身上得到一点安慰的浅淡的希冀,我告诉她没有,她严厉的指责我作为一个即将高考的人为什么不看书。我那时还在前一天的梦魇中,含着泪一字一句告诉她我为什么不把心放在学习上。她轻轻地说,我以前教过一个初中的孩子,她的家长也是天天打架,但是她不管,只是好好学习尽快离开他们。

那天阳光很好,在我的眼眶里汪着的都是辉煌的金色。就是这样的一个寡淡的画面囊括了我一整年的难过和痛苦,最后在一句当做没发生过里融化。

我自私到不能为她着想,把压力和焦虑的过错推到她身上。

我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牺牲自我,无私奉献。

但是明明人活着,本来不该是这样子的。

向阳,向阳

上完课路过农场,田里的向日葵已经开了。

我还没有去看过,只是远远地看到了乌黑的花盘,金色的闪耀的花瓣。

说到向日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梵高。不是因为什么他如雷贯耳的原因,只是因为被他的画所吸引。那样浓烈的情感,用厚厚的笔触在布料上勾勒出美丽的色彩。

“我的心里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梵高在等待高更的时刻里画了很多的自画像,画了十四副向日葵,但是他的热情,他熊熊燃烧的热情,让高更感到......害怕?总之,他逃走了。梵高冷静的割下了自己的耳朵,血流不止。他包扎起来,接着画他的自画像。

那个活了一百多岁的女人,梵高的邻居,世界上最后一个见过梵高的人,她说你们为什么说他伟大?他就是个疯子!

可是这样也会在他的《星空》前落下泪来。

我已经这样努力的生长过了啊。

我在给自己的kindle挑外壳的时候看到了三个,《麦田里的乌鸦》,《向日葵》,《花瓶里的紫苑与剑兰》。我最终买了《花瓶里的紫苑与剑兰》,花团锦簇,多么美。

一直这么美。

无疾而终

今天写作业,两千多字打在电脑上感觉已经不会打字了。

日复一日,过着规律的生活。起床之后背单词,练习口语。在用的软件是英语流利说,有一个配音课很有意思,里面有很多电影可以配音。刚用这个软件的时候还是去年夏天,那个时候对一切还是懵懵懂懂,涉世未深,选了蒂姆·波顿的《爱丽丝梦游仙境》,超级认真的连语气都一起模仿,接近电影原音。当然,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这个杀手不太冷》最后一段始终拿不了三星的缘故,那首歌太难唱了。

好像已经逐渐走出了莫名的难过。也在kindle上下载了《story》,读着过去她推荐给我的书,看着过去她推荐我看的电影,去寻找背后导演要表达的东西,念着里面脍炙人口的台词。

最终还是像个黑洞一样吸收了对方的东西,之于我,她应该也一样。

《V字仇杀队》配完之后找到了蛮早我看过的《海上钢琴师》,看着对台词的翻译“They say this guy makes music that’s never been heard before.”他们说这个人的音乐人间难得几回闻。世上是不是大多爱情都是无疾而终,被封在唱片里,故人惊觉这是他的琴音,可是唱针拨动的除了时间只剩下灰尘。高中的时候听了老妖唱的同人曲,又翻出来默默听了一遍。听他唱,“时光穿过浪,没有发出声响,这些年来仿佛你一直在身旁。”

“爱的越深就好像没有爱一样。”

人生难得几知己

人生难得几知己,摔琴掷杯谢知音。

一个人一生里总会有一两个朋友,或者时光荏苒,可以称之为知己。

他们出现在我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中二的年纪,轻狂又骄傲。

我和她两年的时间一直一起放学回家,始终有很多话可以聊,从天亮到天黑,冬天还会在她家楼下分享一个热气腾腾的烤红薯。现在我们的微信用着情头,她的正牌男友被挤在角落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结婚,我该包多少的红包合适。

我和他高中才正式认识,初中他知道我也是我最声名狼藉的时候,高中跟我打招呼,也许更像是认识一下久负盛名的大佬。这么久,我没有见过比他脾气更好的人,真正的佛系青年,没有什么能让他生气,也早早的定下了目标,没有什么改变世界的雄心壮志,决定做一个普通人。朝九晚五,结婚生子,儿孙满堂,平安喜乐。希望他能碰到一个看到他金子一般灵魂的人,也能为他洗手作羹汤,两个人相伴着走到老。

我和她们高二成为了同班同学,那个时候收敛了一身戾气,安静的做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我们互相分享自己最近在读的书,聊一聊感悟,讨论将来的去处,想去的地方,大学的生活会是怎样。每天在作业、卷子、成绩中度过,一起逃跑操,准时去老师办公室照顾那只叫“欧文”的巴西龟和急需阳光与水分的多肉。我们相识在最好的年级,也将在未来一起老去。

和他是宅友,讨论自己喜欢的动漫,一起出cos,看着他在技术宅的路上越走越远,会跟人很骄傲的夸赞。现在他远在日本,算起来已经有将近两年未见,即便是QQ也很久很久没有聊过天,也不知道现在去给他发一条问候的消息,还能不能像过去那样不间断的聊几个小时,有说不完的话。我们很多共同的朋友,也曾经在他家一起吃新鲜的米线,用作汤底的鸡汤熬了很久。希望他能有远大前程,辉煌又明亮。

这些陪我走过短暂青春的朋友啊。

这应该是我最幸运的事了。

============================================

http://music.163.com/song?id=34341536&userid=506847133

屹立背后是山海家国

我喜欢听二婶的《无碑人》。海报上讲了这是一个什么故事,关于缉毒警察。

因为曲调确实有些低,我又很不擅长低音,所以只能在闲暇的时候一遍一遍的哼着副歌部分,唱“飞鸟掠过岁月的留白”,心里想着这句词怎么能写的这么好,那样疏疏淡淡的悲伤。

常听这首歌的时候有跟别人推荐过,她说迟早这样的句子机器可以大把大把的写出来。我没有说话。我知道的,很多东西人力不可及,可是直到现在我没有能见过哪一个诗词写作的程序写的出楚辞和太白,有的时候看一个句子很平凡很普通,但是平凡之下见伟大的精神。

屹立背后是山海家国,和长眠在墓下无姓名的某某。

历史可考也不可考,纸上的数字难以辨明,这片土地以外有更多不知名的地方埋葬着不知名的尸体,还有更多的人顶着其他人的身份为一个目的而死。向死而生未免也太惨烈。有人讽刺我的时候说,希望你能成为社会主义的栋梁,最后向党旗和国旗致敬吧。说不难过是假的,不是说家国大义或是怎样的归属感,只是说慈悲。因为学的国故,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脊梁。人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那么做个长眠在墓下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妥。

只是万事难求个理解。

============================================

到人少的晚上就很想喝酒,tequila或者苦艾酒都好,只是苦于没钱。

深秋入冬的时候买一点老酒,用滚水烫了,加一点姜丝,慢慢的喝。

这样也蛮好。

http://music.163.com/song?id=512177927&userid=506847133

hands

我应该算是个手控吧?手机相册里有段时间存着很多贴吧、QQ空间里存来的图,同样的骨骼,同样的向光逆光,骨节分明,手指细长,指甲干干净净,被修剪成圆润的样子。

过去看林莹老师的漫画《梅兰芳》,书册后面有几张介绍各个手势名称的图,画的非常精细,比例恰到好处,在丰腴的地方丰腴,纤细的地方纤细。那两页图我认认真真的临摹了,擦擦涂涂,改了很多次,力求将它在我的纸上笔下完美的复制出来。

朋友里有一个不定期弹一小段尤克里里,发空间小视频的,那双手拨着琴弦的样子真好看,看脸认人很肤浅,看手认人也是一样的吧。有时候和他聊天,也会叫他发手的照片过来给我,默默地欣赏一下,也能让心情好一些。

如果这双手恰好长在喜欢的人那里,足以让我化身痴汉。我也曾经长时间的抚摸她的手背和指尖,亲吻造型优美的指甲,那双手碰到任何有可能划伤她的尖锐物体,我都会不由自主心惊胆战,恨不得代行其职。黑色的指甲油,人鱼姬色的指甲油,那种妖异的艳丽的美,像是罂粟像是美酒那样蛊惑心神。

美丽的东西谁不喜欢呢?既然大家都喜欢,又有什么理由停留在我的身边呢?

==============================================

http://music.163.com/song?id=22753452&userid=506847133i

脆弱的颈项和暧昧的饰品——

不知道什么时候,choker流行了起来。

黑色的,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树枝型,细细的链子,几指宽的,金属的,皮革的,绸缎的,有装饰的,无装饰的。

像是谁用一把锁,锁住了一个少女的颈项,也锁住了她的情感。一件贴合肌肤的物件缠绕着,扣住喉咙,带着暧昧的色彩。

我不是喜欢戴什么饰品的人,像是这种贴着皮肤的就更不喜欢,不经意抬头或是说话,都会牵连着那一块皮肤的感觉。曾经买过一个男士戴的choker给别人,他的长相我已经记不清了,那个带有特殊意义的饰品,在礼品袋里呆了将近一个月,在他的脖子上呆了几个小时,就再也不存在了。连带着我手上的手链一起变成了毫无意义的东西。

前sub把项圈当choker戴,中规中矩的设计,不去考虑其他用途的话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choker,只有喉结部分有一个小小的金属扣用来扣住牵引绳。当时她说起这其实是一个项圈,状似不经意的说不知道牵引绳放在哪里,还要找一找,紧接着不到一分钟就从房间里出来,用布袋妥帖的装着的沉重的金属链。也曾经被我用力拽住过。说好的给她的choker,带着特殊意义的choker,关于从属的choker,自然也随着分道扬镳从我的购物车里消失。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悔过。

前两天戴着一个蕾丝花边的choker,被医生耳提面命万一勒住就没命了,现在也束之高阁。不受束缚的脖颈和没有意义的装饰,它不再是什么锁,也挂不住什么人的心。